药智官方微信 药智官方微博
客服 反馈

最新供应

今年Claudin 18.2靶点临床进展消息不断,相关创新疗法相继发布,其中包括单抗、双抗、CAR-T、ADC等疗法。Claudin18.2成为各大药企争相研究的热门靶点。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在研的靶向Claudin18.2药物共有30余款,还未有靶向Claudin18.2的药物上市,但全球研发已相继展开,其可能成为继HER-2之后胃癌的第二重要靶点。Claudin 18.2在研项目信息不完全统计信息来源于Clinicaltrial,CDE等其他公开信息;项目进展仅展示最快阶段Claudin18.2发展潜力Claudin蛋白是人体正常组织中紧密连接最重要的一种蛋白质,具有4个跨膜结构域,是细胞紧密连接的重要分子[1]。其家族至少有27个成员组成,其中Claudin18有Claudin18.1和Claudin18.2两种异构体。不同的Claudins在不同的组织上表达,它们的功能改变与各自组织的癌症形成有关[2.3]。Claudin蛋白结构示意图[4]Claudin-18.2在原发性胃癌、转移性胃癌、胰腺癌、食管癌、卵巢癌、肺癌等多种实体瘤中高表达。这种在正常细胞无/低表达、在癌细胞高表达的特性使Claudin 18.2近年来成为实体瘤免疫疗法的理想靶点,受到研究人员的高度关注。NDG girl女团出击百奥动物超人气女团NDG girl,携全新单曲《Claudin18.2》重磅归来,沸腾生物医药界。你,准备好了吗?B-NDG小鼠体内双抗药效研究新用PBMCs重建的B-NDG小鼠进行CD3×Claudin18.2双特异性抗体药效研究将人PBMCs (5E6)静脉植入B-NDG小鼠(雌性,7周龄,n=6)后,皮下植入NUGC4细胞(5E6)。当肿瘤大小约为50-80 mm3,人血hCD45%的百分比高于10%时,动物被分为对照组和治疗组,用CD3×Claudin18.2双特异性抗体药治疗。结果显示,CD3×Claudin18.2双特异性抗体具有明显的肿瘤抑制作用。用PBMC重建的B-NDG小鼠中建立CDX肿瘤模型为体内抗体药效评价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临床前模型。数据表示为平均值±SEM。基于B-NDG hIL15小鼠的NK细胞重建新     B-NDG hIL15小鼠NK细胞重建后CD56+细胞的分析。利用分选试剂盒从人PBMC中纯化NK细胞,将分选后的NK细胞(2E6)静脉注射到纯合子B-NDG hIL15(雌性,6周龄,n=8)和B-NDG小鼠(雌性,6周龄,n=8)中。流式细胞术分析移植人NK细胞后的小鼠外周NK细胞的数量和比例。与B-NDG相比,B-NDG hIL15显示更高的人NK细胞百分比,并且在注射后6周仍然维持高水平重建。结果表明,人NK细胞在重建后的B-NDG hIL15小鼠中重建成功。B-NDG hIL15小鼠NK细胞重建后的NK细胞功能检测新 人NK细胞重建后的B-NDG hIL15小鼠中,功能性NK细胞标记物如Granzyme B、NKG2A、NKG2D、NKp46等数量显著增加,NK细胞具有杀伤功能,其他功能性NK标记物如perforin、CD107、NKp30、CD57等也有类似趋势(数据未在此显示)。基于NK细胞重建的B-NDG hIL15小鼠体内药效验证新抗人Claudin18.2抗体对B-NDG hIL15小鼠的抗肿瘤活性。从PBMC中纯化的人NK细胞(2E6)静脉注入纯合子B-NDG hIL15小鼠。A549-hClaudin18.2(1E7)植入B-NDG hIL15小鼠体内。当肿瘤体积达到约100-150mm3时,小鼠被分组(n=6),用抗人Claudin18.2抗体治疗。结果表明:Claudin18.2抗体(IMAB362,内部合成)对人NK免疫系统重建模型B-NDG hIL15小鼠有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更多NDG girl女团成员,整装待发,踏浪而来,敬请期待。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NDG girl团员内部信息。NDG girl团员简介参考信息[1] Furuse M, Fujita K, Hiiragi T, Fujimoto K, Tsukita S. Claudin-1 and -2: novel integral membrane proteins localizing at tight junctions with no sequence similarity to occludin. Journal of Cell Biology. 1998;141(7):1539–1550.[2] Swisshelm K, Macek R, Kubbies M. Role of claudins in tumorigenesis. Advanced Drug Delivery Reviews. 2005;57(6):919–928.[3] Morin PJ. Claudin proteins in human cancer: promising new targets for diagnosis and therapy. Cancer Research. 2005;65(21):9603–9606.[4] 余燕婷, 俞雨生. Claudin介导溶质转运与腹膜转运功能[J]. 肾脏病与透析肾移植杂志, 2009, 18(002):177-180.

早在1948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将「肥胖症」列为一种疾病。研究发现,肥胖会诱发多种临床疾病或并发症,包括缺血性心脏病、高血压、2型糖尿病、恶性肿瘤等,而部分疾病本身带来的影响及其治疗过程可能导致肥胖加重,形成恶性循环。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肥胖和糖尿病的发生率急剧上升。作为全球十大慢性疾病之一,肥胖和糖尿病已经成为威胁人们健康的危险因素。   代谢机制在多种慢性病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由于机制的复杂性,在临床上还存在着巨大的、未满足的医药需求。我们为给更多的新药研发企业提供有效的临床前动物模型,开发了一系列糖、脂代谢性疾病相关的靶点人源化动物或疾病模型鼠,适应症涵盖了糖尿病、肥胖、脂肪肝、纤维化和动脉粥样硬化等,后续将会持续开发更多相关靶点小鼠模型。 高脂饮食诱导肥胖(DIO)小鼠模型 DIO模型的建立及Dulaglutide在DIO模型中的体内疗效(A) C57BL/6小鼠喂食高脂饲料(60 kcal% fat) 12周,诱导肥胖。分组后皮下注射Dulaglutide(内部合成),每周2次,连续4周,末次给药后第一天进行糖耐量试验(n=8只/组)。(B,C)体重、(D,E)血糖和(F)葡萄糖耐量。Celastrol对高脂饮食诱导肥胖(DIO)小鼠模型的抗肥胖作用C57BL/6小鼠喂食高脂饲料(60 kcal% Fat) 12周诱导肥胖。然后腹腔注射Vehicle或Celastrol (0.5mg/kg),每天1次,连续14天。(A,B)体重,(C)血糖,(D,E)摄食量和(F,G)葡萄糖耐量。可提供服务内容 自发性糖尿病模型(B-ob/ob小鼠) Dulaglutide对B-ob/ob小鼠的抗肥胖和降糖作用(A-B) 4-21周龄B-ob/ob小鼠体重和血糖变化。(C-F) 9周龄B-ob/ob小鼠分组后,接受1 mg/kg Dulaglutide(内部合成)给药,每周2次,连续4周。在指定时间记录体重和血糖。末次给药后第一天进行糖耐量试验(n=8只/组)。(G-J) 血生化显示Dulaglutide对B-ob/ob小鼠的影响(n=8只/组)。Celastrol对B-ob/ob小鼠的抗肥胖和降糖作用雄性B-ob/ob小鼠腹腔注射Vehicle或Celastrol (0.5mg/kg),每日1次,连续14天。(A,B)体重、(C)血糖、(D,E)摄食量和(F,G)糖耐量试验。(n=8只/组)。可提供服务内容 STZ诱导糖尿病小鼠模型 STZ模型的建立和抗GCCR在STZ模型中的体内疗效GCGR抗体对STZ诱导的B-hGCGR小鼠的降糖作用。(A-B) STZ (50mg/kg)诱导6周龄B-hGCGR小鼠体重和血糖变化。(C-D) STZ诱导3周后,每周给药1次GCGR抗体(10mg/kg)。测定非空腹血糖(C)和空腹血糖(D)。可提供服务内容 糖尿病/肥胖药物评估相关模型列表 人源化小鼠模型作为研究人类疾病的活体模型,在阐明人类疾病发病机制、药物筛选等方面具有巨大的优势和广泛应用前景,已经成为基础科学、药理研究、药物药效评价、药物临床前试验中不可或缺的工具。想要了解更多模型小鼠信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查看或者来电咨询。 百奥动物立足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从技术创新出发,百奥赛图建立“BioMice百奥动物”子品牌。百奥动物集创新动物模型研发制备、生产供应和实验服务为一体,拥有2500余个独特基因编辑动物/细胞系模型,覆盖肿瘤,自免,代谢等多个疾病领域,包括重度免疫缺陷B-NDG及系列小鼠、靶点人源化小鼠和全人抗体RenMice三大系列产品,结合优质的药理药效评价服务,以高标准的3大动物中心为支撑,极大的满足了全球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需求。创新的动物模型、高标准的质量管理、多元化的服务平台,助推生物医药创新产业的快速发展。

在今年4月的AACR会议上,Surface Oncology公司公布其first-in-class阻断型IL-27抗体药物SRF388启动II期临床,用于治疗晚期实体瘤(肾细胞癌、肝细胞癌和非小细胞肺癌)患者。SRF388可通过阻断IL-27与其受体IL-27RA的相互作用,抑制JAK-STAT通路所有下游信号,促进肿瘤微环境中的免疫激活,是目前全球第一个进入临床阶段的IL-27药物[1]。图1. AACR 2022(#1137)IL-27靶点简介IL-27是由p28和EBI3组成的一种异源二聚体细胞因子,主要表达在巨噬细胞、炎性单核细胞、小胶质细胞和树突细胞中,在浆细胞、内皮细胞和上皮细胞中也有表达。IL-27的受体IL-27R由细胞因子结合蛋白α亚基(IL-27Rα/Wsx-1)和信号转导蛋白β(gp130)亚基组成,IL-27Rα在T细胞中表达水平最高,在B细胞、巨噬细胞中也有较高的表达水平。IL-27是一个多效细胞因子,作为一种免疫激活剂,IL-27可以防止癌症和感染性疾病的发展;而作为免疫调节剂,IL-27可抑制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生发展。IL-27在治疗肿瘤免疫治疗、感染性疾病和自身免疫病上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候选靶点。图2. IL-27 的免疫增强和抗肿瘤与免疫调节及潜在促肿瘤作用[2] 蓝色箭头(图的上半部分)表示免疫增强和抗肿瘤作用,而红色箭头(下半部分)表示免疫调节功能。除了作为免疫激活剂或免疫调节剂,暨南大学尹芝南教授团队首次发现了IL-27还能够直接作用于脂肪细胞,促进其产热和能量消耗。这项研究发表在了去年11月的Nature杂志上,题目是《IL-27 signaling promotes adipocyte thermogenesis and energy expenditure》。这一发现打破了以往IL-27只作用于免疫细胞的认知局限,阐明了IL-27与肥胖相关疾病的关系,为治疗肥胖及代谢相关疾病(如II型糖尿病)的药物研发提供了新靶点。图3. IL-27靶向脂肪细胞,促进产热并抑制肥胖模式图[3]IL-27药物研究进展从科睿唯安数据库检索IL-27药物研究进展发现其中有13项都处在临床前开发阶段,还有众多处于生物学测试阶段(表1未列出),目前仅有两项处在临床进展中,SRF-388前面已提到处在临床II期,CD137L-DC-EBV-VAX处在临床I期,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开发的自体修饰树突状细胞治疗法,用于治疗鼻咽癌。可预见,IL-27药物研发的未来发展潜力巨大。表1. 部分药物研究进展BioMice百奥动物自主开发了B-hIL27、B-hIL27RA单人源化小鼠和B-hIL27/hIL27RA双人源化小鼠,助力IL27相关药物研发。B-hIL27/hIL27RA mice蛋白表达分析从野生型 C57BL/6 小鼠 (+/+) 和纯合 B-hIL27/hIL27RA 小鼠 (H/H, H/H) 中收集 CD4+ T 细胞,体外用抗 CD3ε 和抗 CD28 刺激48 小时,用种特异性抗 IL27RA 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小鼠 IL27RA 仅在野生型小鼠中可检测到,人 IL27RA 在纯合 B-hIL27/hIL27RA 小鼠中可检测到,但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不到。IL-27诱导的pSTAT1细胞内染色从野生型小鼠 (+/+) 和纯合 B-hIL27/hIL27RA 小鼠 (H/H, H/H) 的脾脏中分离出 T 细胞。在体外用小鼠或人 IL-27 刺激 15 分钟,并使用抗 p-STAT1 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小鼠和人IL-27均可诱导STAT1,说明人源化IL-27RA不影响受体功能。脾脏白细胞亚群分析从雌性 C57BL/6 和 B-hIL27/hIL27RA 小鼠 (n=3, 6 周龄) 中分离脾细胞进行脾细胞的流式细胞术分析以评估白细胞亚群。(A-B) 分别是FACS 图及FACS 分析的结果。纯合 B-hIL27/hIL27RA 小鼠中 T 细胞、B 细胞、NK 细胞、单核细胞、树突状细胞、粒细胞和巨噬细胞的百分比与 C57BL/6 小鼠相似,表明 IL27/IL27RA 人源化不会改变这些细胞类型在脾脏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值表示为平均值±SEM。淋巴结白细胞亚群分析从雌性 C57BL/6 和 B-hIL27/hIL27RA 小鼠 (n=3, 6 周龄) 中分离出淋巴结,对淋巴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以评估白细胞亚群。(A-B) 分别是FACS 图及FACS 分析的结果。纯合 B-hIL27/hIL27RA 小鼠中 T 细胞、B 细胞和 NK 细胞的百分比与 C57BL/6 小鼠中的相似,这表明 IL27/IL27RA 人源化不会改变这些细胞类型在淋巴结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值表示为平均值±SEM。血液中白细胞亚群分析从雌性 C57BL/6 和 B-hIL27/hIL27RA 小鼠(n=3,6 周龄)中分离血细胞,对血细胞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以评估白细胞亚群。(A-B) 分别是FACS 图及FACS 分析的结果。纯合 B-hIL27/hIL27RA 小鼠中 T 细胞、B 细胞、NK 细胞、单核细胞、树突状细胞、粒细胞和巨噬细胞的百分比与 C57BL/6 小鼠相似,表明 IL27/IL27RA 人源化不会改变这些细胞类型在血液中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值表示为平均值±SEM。表2. 相关产品列表想要了解更多人源化小鼠,欢迎来电咨询。参考资料[1] https://www.surfaceoncology.com/pipeline-programs/.[2] Fabbi M, Carbotti G, Ferrini S. Dual Roles of IL-27 in Cancer Biology and Immunotherapy. Mediators Inflamm. 2017;2017:3958069. doi: 10.1155/2017/3958069.[3] Wang, Q., Li, D., Cao, G. et al. IL-27 signalling promotes adipocyte thermogenesis and energy expenditure. Nature 600, 314–318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1-04127-5. 百奥动物立足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从技术创新出发,百奥赛图建立“BioMice百奥动物”子品牌。百奥动物集创新动物模型研发制备、生产供应和实验服务为一体,拥有2500余个独特基因编辑动物/细胞系模型,覆盖肿瘤,自免,代谢等多个疾病领域,包括重度免疫缺陷B-NDG及系列小鼠、靶点人源化小鼠和全人抗体RenMice三大系列产品,结合优质的药理药效评价服务,以高标准的3大动物中心为支撑,极大的满足了全球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需求。创新的动物模型、高标准的质量管理、多元化的服务平台,助推生物医药创新产业的快速发展。

B7-H4,又被称为B7S1,B7x,VTCN1(V-set domain-containing T-cell activation inhibitor 1),属于B7家族,是I型跨膜蛋白,在正常健康组织中B7-H4处于相对低的表达水平,在很多实体瘤中高表达,B7-H4也可作为肿瘤的biomarker,其表达水平和预后呈负相关。一些炎症因子的微环境能够促进肿瘤细胞及单核细胞、巨噬细胞上B7-H4分子的表达。目前B7-H4在T细胞表面的受体还没有被鉴定出来,实验证明B7-H4可以和T细胞结合,抑制T细胞的活性。B7-H4作用机制药物研究进展部分药企近年来开始在B7-H4靶点布局,豪森药业、阿斯利康、NextCure等处于领先地位。豪森药业、阿斯利康主要开发B7-H4 ADC,NextCure开发Fc effector效应增强型抗体。Five Prime Therapeutics开发的FPA150(First-in-class)是靶向B7-H4的全人源抗体,能够阻断T细胞检查点途径并且具有增强的抗体依赖性细胞介导的细胞毒性。它是第一个靶向B7-H4进入临床阶段的治疗性单抗。目前处在 I 期临床阶段,进行单药或与PD-1联用测试,临床的安全性较好。2022年3月25日,阿斯利康AZD8205在国内申报临床,该产品是一款靶向B7-H4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也是继豪森药业后,国内第2家申报该靶点的ADC药物。2021年第一季度NextCure向FDA提交了DLE突变的ADCC增强型B7-H4抗体NC762的IND申请,并于2021年7月开启了NC762在肺癌、HER2+乳腺癌、卵巢癌或其他潜在肿瘤类型患者中的1/2期临床试验。预计将在2022年年中公布 I 期临床试验阶段的初始数据。表1. 关于B7-H4部分药物研究进展科睿唯安虽然目前并无B7-H4药物上市,但B7-H4在卵巢癌、乳腺癌、膀胱癌、胰腺癌等人不同的肿瘤组织中的高表达,表明B7-H4靶点在肿瘤药物研发中的巨大潜力,可开发单抗,联用或双抗。随着各大药企对B7-H4靶点的深入研究,相信市场前景会更加广阔。百奥动物自主研发B-hB7-H4人源化小鼠,助力B7-H4靶向药物开发,为临床前药效评估提供了优质模型。B-hB7-H4人源化小鼠NO.01基本信息NO.02mRNA表达分析小鼠B7-h4 mRNA仅在野生型小鼠卵巢中检测到(+/+)。人B7-H4 mRNA仅在纯合子B-hB7-H4小鼠(H/H)中检测到,在野生型小鼠中未检测到。NO.03蛋白表达分析利用western blot检测纯合B-hB7-H4小鼠中种属特异性B7-H4的表达。取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B7-H4小鼠(H/H)的睾丸组织,用抗B7-H4抗体进行western blot分析。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小鼠B7-H4;人B7-H4只能在纯合B-hB7-H4小鼠(H/H)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抗B7-H4抗体在人和小鼠中与B7-H4发生交叉反应。NO.04脾脏中白细胞亚群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纯合B-hB7-H4小鼠和野生型小鼠脾脏中白细胞亚群(如图),结果显示纯合B-hB7-H4小鼠的白细胞亚群百分比与野生型小鼠相似,表明人源化B7-H4不会改变白细胞亚群在脾脏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NO.05脾脏中T细胞亚群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纯合B-hB7-H4小鼠和野生型小鼠脾脏中T细胞亚群(如图),结果显示纯合B-hB7-H4小鼠与野生型小鼠中各T细胞亚群的百分比相似,表明人源化B7-H4不会改变T细胞亚群在脾脏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另外,实验表明人源化B7-H4亦不会改变白细胞亚群及T细胞亚群在淋巴结、外周血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NO.06体内药效抗人B7-H4抗体在B-hB7-H4小鼠中的抗肿瘤活性。(A)在B-hB7-H4小鼠中,FPA-150(内部合成)抑制B-hB7-H4 MC38肿瘤生长。将B-hB7-H4 MC38细胞(3 × 106)皮下植入纯合B-hB7-H4小鼠(雌性,8周龄,n=6)。当肿瘤体积达到约100 mm3时,将小鼠分组,对小鼠进行FPA-150(内部合成)治疗。(B)治疗期间体重变化。如A图所示,抗人B7-H4抗体在B-hB7-H4小鼠体内能够有效控制肿瘤生长,表明B-hB7-H4小鼠为抗人B7-H4抗体的体内评价提供了一个强大的临床前模型。BioMice百奥动物一直在追求创新、不断的探索,以期为广大科研工作者提供优质的小鼠模型,助力科学研究!如您有关注的靶点,欢迎联系我们,获取更多百奥动物产品信息~ 百奥动物立足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从技术创新出发,百奥赛图建立“BioMice百奥动物”子品牌。百奥动物集创新动物模型研发制备、生产供应和实验服务为一体,拥有2500余个独特基因编辑动物/细胞系模型,覆盖肿瘤,自免,代谢等多个疾病领域,包括重度免疫缺陷B-NDG及系列小鼠、靶点人源化小鼠和全人抗体RenMice三大系列产品,结合优质的药理药效评价服务,以高标准的3大动物中心为支撑,极大的满足了全球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需求。创新的动物模型、高标准的质量管理、多元化的服务平台,助推生物医药创新产业的快速发展。

       2020年,FDA批准了一款Trop2的靶向药物IMMU-132(Sacituzumab Govitecan,戈沙妥组单抗)用于治疗晚期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这是全球首款靶向Trop2的ADC药物,由Immunomedics公司开发(后被吉利德公司以210亿美元收购)。Trop2 (Trophoblast Cell-Surface Antigen 2 )是一种糖蛋白,最初被描述为滋养细胞的表面标志物,但随后科学家发现 Trop2 在许多实体瘤中表达增高,在正常组织中表达降低。具体来说,宫颈癌、三阴乳腺癌和尿路上皮癌中的 Trop2中高表达率分别高达89%、88%和83%,在肺鳞癌、子宫内膜癌、前列腺癌、结直肠癌等常见癌症中也有很高的中高表达率。这使得 Trop2 靶向治疗有望成为一个泛癌种的疗法,针对 Trop2 所开发的抗体药物目前已有上市,其治疗潜力越来越得到广泛的认可。表1.Trop2靶点药物研发进展数据来源:公开信息整理2022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中,百奥赛图在会议上公布了其Her2xTrop2全人双抗ADC(YH012)的临床前研究进展。YH012在非小细胞肺癌和胃癌CDX小鼠模型体内均显示出良好的抗肿瘤活性。除此之外,启德药业的GQ-1003也同样处于临床前阶段,石药集团、洛启生物、豪森药业等也拥有 Trop2 抗体专利。Trop2的作用机制Trop2 是由TACSTD2基因编码的细胞表面糖蛋白,与肿瘤的发生和发展关系密切。研究发现,在人体不同的组织中,Trop2 表达水平不同。在肿瘤细胞中,Trop2 的表达明显升高,并通过调节钙离子信号通路、细胞周期蛋白表达及降低纤黏蛋白黏附作用促进肿瘤细胞生长、增殖和转移。此外,Trop2 也可以与Wnt信号级联中的β-连环蛋白相互作用,因而对细胞核癌基因的转录、细胞的增殖起作用。总的来说,Trop2 的高表达与癌细胞的增殖、侵袭、转移扩散息息相关,造成肿瘤患者生存期大幅缩短。 图1:Trop2 的信号通路[1]Trop2 作为广谱肿瘤标志物,市场前景广阔。BioMice百奥动物自主研发的B-hTROP2 mice、B-hCD28/hTROP2 mice、B-hCD3EDG/hTROP2 mice、B-hTROP2 MC38 plus 细胞系助力靶向 Trop2 药物开发,为临床前药效评估提供了优质模型。B-hTROP2 mice基本信息蛋白表达分析利用western blot检测纯合B-hTROP2小鼠中种属特异性TROP2的表达。取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TROP2小鼠(H/H)的皮肤和肾脏组织,用抗TROP2抗体进行western blot分析。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鼠TROP2;人TROP2只能在纯合B-hTROP2小鼠(H/H)和B-hTROP2 MC38细胞系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脾脏中白细胞亚群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纯合B-hTROP2小鼠和野生型小鼠脾脏中白细胞亚群(如图),结果显示纯合B-hTROP2小鼠的白细胞亚群百分比与野生型小鼠相似,表明人源化TROP2不会改变白细胞亚群在脾脏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脾脏中T细胞亚群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纯合B-hTROP2小鼠和野生型小鼠脾脏中T细胞亚群(如图),结果显示纯合B-hTROP2小鼠与野生型小鼠中各T细胞亚群的百分比相似,表明人源化TROP2不会改变T细胞亚群在脾脏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另外,实验表明人源化TROP2亦不会改变白细胞亚群及T细胞亚群在淋巴结、外周血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B-hCD28/hTROP2 mice基本信息蛋白表达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检测纯合B-hCD28/hTROP2小鼠中种属特异性CD28的表达。取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CD28/hTROP2小鼠(H/H)的脾脏细胞,用抗CD28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鼠CD28;人CD28只能在纯合B-hCD28/hTROP2小鼠(H/H)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利用western blot检测纯合B-hCD28/hTROP2小鼠中种属特异性TROP2的表达。取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CD28/hTROP2小鼠(H/H)的皮肤组织,用抗TROP2抗体进行western blot分析。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鼠TROP2;人TROP2只能在纯合B-hCD28/hTROP2小鼠(H/H)和B-hTROP2 MC38细胞系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B-hCD3EDG/hTROP2 mice基本信息蛋白表达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检测纯合B-hCD3EDG/hTROP2小鼠中种属特异性CD3E的表达。取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CD3EDG/hTROP2小鼠(H/H;H/H)的脾脏细胞,用抗CD3E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鼠CD3E;人CD3E只能在纯合B-hCD3EDG/hTROP2小鼠(H/H;H/H)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利用western blot检测纯合B-hCD3EDG/hTROP2小鼠中种属特异性TROP2的表达。取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CD3EDG/hTROP2小鼠(H/H;H/H)的皮肤组织,用抗TROP2抗体进行western blot分析。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鼠TROP2;人TROP2只能在纯合B-hCD3EDG/hTROP2小鼠(H/H;H/H)和B-hTROP2 MC38细胞系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B-hTROP2 MC38 plus基本信息蛋白表达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人TROP2在B-hTROP2 MC38 plus细胞系中的表达。野生型MC38和B-hTROP2 MC38 plus培养的单细胞悬液用种属特异性抗TROP2抗体染色。B-hTROP2 MC38 plus细胞表面检测到人TROP2,而野生型MC38细胞表面未检测到人TROP2。B-hTROP2 MC38 plus细胞的3-B10克隆用于体内肿瘤生长试验。肿瘤生长曲线与体重变化将B-hTROP2 MC38 plus细胞(5×105)和野生型MC38细胞(5×105)皮下植入C57BL/6小鼠(雌性,7周龄,n=5)。每周测量两次肿瘤体积和体重。(A)平均肿瘤体积±SEM。(B)体重(Mean±SEM)。体积以mm3表示,公式为:V=0.5 ×长径×短径2。如图A所示,B-hTROP2 MC38 plus细胞能够在体内形成肿瘤,可用于药效研究。参考文献[1] Shen M, Liu S, Stoyanova T. The role of Trop2 in prostate cancer: an oncogene, biomarker, and therapeutic target[J].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urology, 2021, 9(1): 73.百奥动物立足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从技术创新出发,百奥赛图建立“BioMice百奥动物”子品牌。百奥动物集创新动物模型研发制备、生产供应和实验服务为一体,拥有2500余个独特基因编辑动物/细胞系模型,覆盖肿瘤,自免,代谢等多个疾病领域,包括重度免疫缺陷B-NDG及系列小鼠、靶点人源化小鼠和全人抗体RenMice三大系列产品,结合优质的药理药效评价服务,以高标准的3大动物中心为支撑,极大的满足了全球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需求。创新的动物模型、高标准的质量管理、多元化的服务平台,助推生物医药创新产业的快速发展。

关于靶点TREM1TREM1(Triggering receptor expressed on myeloid cells-1)是一种在中性粒细胞、单核细胞、巨噬细胞表面表达的髓系细胞表面受体,在多种肿瘤微环境中均表达,协同经典的模式识别受体(PRR),例如Toll-like受体(TLR)家族和Nod-like受体(NLR)家族,在宿主防御中放大由微生物成分介导的炎症反应。   TREM1作用机制[1]通过抗TREM1抗体将肿瘤相关髓系细胞群上的细胞表面TREM1交联,可引起下游信号传导,从而诱导一组特定的促炎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的分泌,并增加HLA-DR和CD40的表面表达。另外,TREM1作为炎症反应的放大器,暗示其具备抗肿瘤作用。但是,TREM1激活可能激活全身免疫,可考虑特异性靶向肿瘤微环境。这些免疫介质可以招募包括T细胞、NK细胞、DC和巨噬细胞在内的免疫细胞,并促进抗肿瘤免疫细胞的激活。关于靶点TREM2TREM2(Triggering receptor expressed on myeloid cells-2)是免疫球蛋白超家族的跨膜受体,通过与配体DAP12结合从而传递细胞内信号。DAP12也被称为TYRO蛋白酪氨酸激酶结合蛋白(TYROBP),是参与先天免疫应答的细胞中表达的信号传导衔接蛋白,介导脾酪氨酸激酶SYK的激活。TREM2还可以结合DAP10,而DAP10通过招募磷脂酰肌醇3-激酶(PI3K)促进信号传导。有研究表明,可能形成TREM2-DAP12/DAP10异源二聚体,下游信号的传递非常依赖于这样的组合。TREM2 可以被解离素和金属蛋白酶结构域蛋白 10(ADAM10)和 γ-分泌酶从细胞表面切割,从而释放可溶性TREM2 (sTREM2)。TREM2蛋白结构及信号通路[2](A) 当TREM2与其一个配体相互作用时,信号通过衔接蛋白DAP10和DAP12传播,分别激活PI3K或Syk。ADAM10/17通过切割茎部区域的TREM2形成sTREM2并停止TREM2信号级联。(B) 靶向TREM2和信号级联不同阶段的可能治疗途径。TREM2在特定组织中的生理学和病理学作用[2]在生理学上,TREM2的活性仅限于特定的组织部位:如在大脑、骨骼和毛囊干细胞部位;在这些部位中,TREM2在组织维持中的作用得到了实验证实。此外,TREM2在各种病理学中成为重要的组织损伤信号中枢:比如在AD(Alzheimer's disease, 阿尔茨海默病)和其他可能的神经退行性病变、代谢综合征相关肥胖、脂肪肝和动脉粥样硬化以及肿瘤中。在这些不同的疾病中,TREM2信号的激活会导致病理特异性结果。TREM2是一种髓样受体,它在阿尔茨海默症(AD)中传递维持小胶质细胞反应的细胞内信号。此外,对肿瘤微环境的scRNA序列研究表明,TREM2在多个髓样细胞亚群中表达,总之,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TREM2在促进肿瘤免疫抑制微环境中起着重要作用。TREM2介导的肿瘤微环境模型[3]最新的研究发现TREM2–/–小鼠比野生型小鼠对各种癌症的生长有更强的抵抗力,并且对抗PD-1免疫疗法的反应更灵敏。此外,与抗PD-1联合应用时,抗TREM2单抗抑制肿瘤生长并促进肿瘤消退。scRNA序列显示,TREM2缺失和抗TREM2均与肿瘤浸润中缺乏MRC1+和CX3CR1+巨噬细胞有关,同时,表达免疫刺激分子的髓细胞亚群的扩张可促进T细胞反应的改善。在超过200例人类癌症病例中,TREM2在肿瘤巨噬细胞中表达,并与两种癌症的延长生存期呈负相关。因此,TREM可能是靶向治疗肿瘤骨髓浸润和增强检查点免疫治疗的理想靶标。药物研究进展TREM家族作为一类新型的靶点,全球范围内披露的研发管线不多,目前TREM1靶点针对癌症的临床前药物比较活跃的是nangibotide(处于临床II/III期)及PY-159(处于临床I期)。另外TREM1的抑制剂(GF-9)也有临床前抑制肿瘤的报导,但机制有待深入确实。TREM2靶点针对肿瘤和阿尔兹海默症的临床前药物比较活跃的是AL-002(处于临床II期)及PY-314(处于临床I期),另外TREM2靶点在肥胖、脂肪肝、动脉粥状硬化和中风等疾病病理中都有着重要作用,是多种疾病非常有希望的潜在药物靶点。表1. 关于TREM部分药物研究进展数据来源科睿唯安随着各大药企对TREM家族的深入研究,相信市场前景会更加广阔。BioMice百奥动物自主研发的B-hTREM1 mice、B-hTREM2 mice助力TREM家族靶向药物开发,为临床前药效评估提供了优质模型。B-hTREM1 mice基本信息蛋白表达分析通过流式细胞术对纯合B-hTREM1小鼠进行种属特异性TREM1表达分析。将MC38细胞接种到野生型C57BL/6(+/+)和纯合B-hTREM1小鼠(H/H)中。当肿瘤体积达到约500 mm3时,采集血液和肿瘤,并通过种属特异性抗TREM1抗体的流式细胞术进行分析。图A,巨噬细胞结果显示:在野生型小鼠的血液和肿瘤巨噬细胞中检测到鼠TREM1,人TREM1仅在纯合B-hTREM1小鼠的血液和肿瘤巨噬细胞中可检测到。*目前尚不清楚在C57BL/6(Q2)肿瘤中用特异性抗hTREM1染色的细胞群。图B,单核细胞(M-MDSC)结果显示:在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TREM1小鼠的血单核细胞中未检测到鼠TREM1和人TREM1。人TREM1仅在纯合B-hTREM1小鼠的肿瘤单核细胞中可检测到。*目前尚不清楚在C57BL/6(Q2)肿瘤中用特异性抗hTREM1染色的细胞群。图C,中性粒细胞(G-MDSC)结果显示:在野生型小鼠的血液和肿瘤中性粒细胞中检测到鼠TREM1,人TREM1仅在纯合B-hTREM1小鼠的血液和肿瘤中性粒细胞中可检测到。图D,T细胞结果显示:在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TREM1小鼠的血液和肿瘤T细胞中未检测到小鼠和人TREM1。图E,B细胞结果显示:在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TREM1小鼠的血液和肿瘤B细胞中未检测到小鼠和人TREM1。 脾脏白细胞亚群分析用流式细胞术分析从雌性C57BL/6和B-hTREM1小鼠(n= 3,6周龄)中分离的脾细胞以评估白细胞亚群。A.具有代表性的FACS图。B. FACS分析结果。纯合B-hTREM1小鼠的T细胞、B细胞、NK细胞、树突状细胞、粒细胞、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的百分比与C57BL/6小鼠相似,表明TREM1人源化不会改变这些细胞类型在脾脏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脾脏T细胞亚群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纯合B-hTREM1小鼠和野生型小鼠脾脏中T细胞亚群(如图),结果显示纯合B-hTREM1小鼠与野生型小鼠中各T细胞亚群的百分比相似,表明人源化TREM1不会改变T细胞亚群在脾脏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淋巴结白细胞亚群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纯合B-hTREM1小鼠和野生型小鼠淋巴结中白细胞亚群(如图),结果显示纯合B-hTREM1小鼠的白细胞亚群百分比与野生型小鼠相似,表明人源化TREM1不会改变白细胞亚群在淋巴结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淋巴结T细胞亚群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纯合B-hTREM1小鼠和野生型小鼠淋巴结中T细胞亚群(如图),结果显示纯合B-hTREM1小鼠与野生型小鼠中各T细胞亚群的百分比相似,表明人源化TREM1不会改变T细胞亚群在淋巴结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血液白细胞亚群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纯合B-hTREM1小鼠和野生型小鼠血液中白细胞亚群(如图),结果显示纯合B-hTREM1小鼠的白细胞亚群百分比与野生型小鼠相似,表明人源化TREM1不会改变白细胞亚群在血液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血液T细胞亚群分析利用流式细胞术分析纯合B-hTREM1小鼠和野生型小鼠血液中T细胞亚群(如图),结果显示纯合B-hTREM1小鼠与野生型小鼠中各T细胞亚群的百分比相似,表明人源化TREM1不会改变T细胞亚群在血液中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肿瘤生长曲线和体重变化B-hTREM1小鼠中MC38肿瘤细胞皮下移植生长。将小鼠结肠癌MC38细胞皮下植入野生型C57BL/6小鼠和B-hTREM1小鼠(雄性,8周龄,n=6)。每周测量两次肿瘤体积和体重。(A)平均肿瘤体积±SEM。(B)体重(平均值±SEM)。如图A所示,MC38细胞能够在B-hTREM1小鼠中建立肿瘤,并可用于有效性研究。B-hTREM2 mice基本信息蛋白表达分析通过western blot分析杂合B-hTREM2小鼠中种属特异性TREM2的表达。收集野生型小鼠(+/+)和杂合B-hTREM2小鼠(H/+)的脑组织,用种属特异性抗hTREM2抗体进行western blot分析。在野生型小鼠中未检测到小鼠TREM2,人TREM2仅在杂合B-hTREM2小鼠中可检测到。参考文献[1] Juric V, Mayes E, Binnewies M, et al  P02.11 TREM1 agonist PY159 promotes myeloid cell reprogramming and unleashes anti-tumor immunity Journal for ImmunoTherapy of Cancer 2021;9:doi: 10.1136/jitc-2021-ITOC8.23[2] Deczkowska A, Weiner A, Amit I. The Physiology, Pathology, and Potential Therapeutic Applications of the TREM2 Signaling Pathway. Cell. 2020;181(6):1207-1217. doi:10.1016/j.cell.2020.05.003[3] Molgora M, Esaulova E, Vermi W, et al. TREM2 Modulation Remodels the Tumor Myeloid Landscape Enhancing Anti-PD-1 Immunotherapy. Cell. 2020;182(4):886-900.e17.百奥动物立足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从技术创新出发,百奥赛图建立“BioMice百奥动物”子品牌。百奥动物集创新动物模型研发制备、生产供应和实验服务为一体,拥有2500余个独特基因编辑动物/细胞系模型,覆盖肿瘤,自免,代谢等多个疾病领域,包括重度免疫缺陷B-NDG及系列小鼠、靶点人源化小鼠和全人抗体RenMice三大系列产品,结合优质的药理药效评价服务,以高标准的3大动物中心为支撑,极大的满足了全球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需求。创新的动物模型、高标准的质量管理、多元化的服务平台,助推生物医药创新产业的快速发展。

引言CXC趋化因子受体家族(CXCR1-8),在各类免疫细胞及部分上皮细胞中有广泛表达,同时在肿瘤细胞中也高表达,其广泛地促进了肿瘤血管生成,在肿瘤增殖及转移过程中有重要作用。同时,在其他疾病模型中CXC趋化因子受体家族成员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如CXCR2和CXCR3与动脉粥样硬化、肺纤维化及其他自身免疫疾病有高度相关性[1]。CXCR5除参与肿瘤发展外,也与系统性红斑狼疮、类风湿关节炎等自身免疫疾病密切相关[2]。因此,CXCR家族蛋白是肿瘤治疗及自身免疫性疾病治疗等领域的重要靶点。CXC趋化因子受体家族属于7次跨膜的G蛋白偶联受体超家族(GPCR),其家族成员均含有七次跨膜结构,包含一个胞外的N端和胞内的C端,并在胞外和胞内分别含有三个LOOP环[3]。GPCR家族蛋白结构[3]关于CXCR家族,目前研究热度较高的为CXCR2-7。其中CXCR2主要表达在髓系细胞及内皮细胞中,CXCLs/CXCR2之间的相互作用会诱导淋巴细胞的迁移,血管生成,细胞抗衰老等功能[4],这些作用与肿瘤发育,炎症生成及高血压等疾病相关。靶向抑制CXCR2可抑制CXCR2的促进血管生成,抗衰老等作用,并改善肿瘤微环境,促进T细胞的浸润。CXCR4在淋系细胞、髓系细胞及少量内皮细胞和上皮细胞中均有表达,肿瘤细胞通过增加CXCR4使肿瘤向高表达CXCL12的淋巴细胞或组织转移:CXCL12/CXCR4促进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的增加,导致肿瘤血管的生成,促进肿瘤细胞增殖[5]。靶向抑制CXCR4主要应用于治疗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多发性骨髓瘤、转移性乳腺癌、转移性胰腺癌等恶性肿瘤。CXCR5主要表达在成熟的B细胞及滤泡辅助T细胞中,CXCL13/CXCR5信号途径的非正常激活影响肿瘤细胞转移、浸润,同时也与系统性红斑狼疮及类风湿关节炎等自免疾病相关[2]。靶向抑制CXCR5主要应用于治疗转移型肿瘤及自免疾病等。CXCR及其配体[6]CXCL12/CXCR4/CXCR7信号通路[7]CXCR家族研究进展CXCR 家族作为肿瘤治疗及自免疾病的热门靶点,众多公司均有管线布局,其中AnorMED靶向CXCR2/CXCR4的药物已经上市,作为肿瘤及自免疾病的药物。除此之外,Pfizer、Lilly、Merk、GSK、AstraZeneca、BMS、复星医药等公司均有管线产品进入临床阶段,另有44款药物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其适应症同样多为肿瘤、炎症及其他自免疾病领域。热门靶点为CXCR2/3/4/5等。CXCR家族部分管线数据来源科睿唯安随着各大药企对CXCR家族的深入研究,相信CXCR家族市场前景会更加广阔。百奥动物自主研发的B-hCXCR2 mice、B-hCXCR4 mice、B-hCXCR5 mice小鼠助力CXCR家族靶向药物开发,为临床前药效评估提供了优质模型。B-hCXCR2 mice1基本信息2蛋白表达分析通过流式细胞术对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CXCR2 小鼠进行品系特异性CXCR2表达分析。采集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CXCR2小鼠的脾细胞,用CXCR2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鼠CXCR2。人CXCR2只能在纯合子B-hCXCR2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通过流式细胞术对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CXCR2小鼠进行品系特异性CXCR2表达分析。采集野生型小鼠和纯合B-hCXCR2 小鼠的骨髓细胞,用CXCR2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鼠CXCR2。人CXCR2只能在纯合子B-hCXCR2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B-hCXCR4 mice1基本信息2蛋白表达分析通过流式细胞术对野生型小鼠和纯合子B-hCXCR4小鼠进行品系特异性CXCR4表达分析。野生型小鼠和纯合子B-hCXCR4 (H/H)小鼠在体内使用抗CD3 ε处理后,收集脾细胞,使用CXCR4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鼠CXCR4。人CXCR4仅在纯合子B-hCXCR4中检测到,但表达水平明显低于野生型小鼠中鼠CXCR4。B-hCXCR5 mice1基本信息2蛋白表达分析通过流式细胞术对野生型小鼠和纯合子B-hCXCR5小鼠进行品系特异性CXCR4表达分析。采集野生型小鼠和纯合子B-hCXCR5小鼠的脾细胞,用种属特异性抗CXCR5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小鼠CXCR5仅可在野生型小鼠中检测到,而人CXCR5仅可在纯合子B-hCXCR5小鼠中检测到。我们也制备了一系列CXCR靶点人源化细胞系,如您想详细了解,欢迎联系我们。 参考文献[1] Karin N.CXCR3 Ligands in Cancer and Autoimmunity, Chemoattraction of Effector T Cells, and Beyond[J].Front Immunol,2020, 11: 976.[2] Kazanietz M G, Durando M, Cooke M.CXCL13 and Its Receptor CXCR5 in Cancer: Inflammation, Immune Response, and Beyond[J].Front Endocrinol (Lausanne),2019, 10: 471.[3] Latorraca N R, Venkatakrishnan A J, Dror R O.GPCR Dynamics: Structures in Motion[J].Chem Rev,2017, 117 (1): 139-155.[4] Skinner D D, Lane T E.CXCR2 Signaling and Remyelination in Preclinical Models of Demyelination[J].DNA Cell Biol,2020, 39 (1): 3-7.[5] Teicher BA, Fricker S P.CXCL12 (SDF-1)/CXCR4 pathway in cancer[J].Clin Cancer Res,2010, 16 (11): 2927-31.[6] Verburg-Van Kemenade BM, Van Der Aa L M, Chadzinska M.Neuroendocrine-immune interaction: regulation of inflammation via G-protein coupled receptors[J].Gen Comp Endocrinol,2013, 188: 94-101.[7] Guo F, Wang Y, Liu J, et al.CXCL12/CXCR4: a symbiotic bridge linking cancer cells and their stromal neighbors in oncogenic communication networks[J].Oncogene,2016, 35 (7): 816-26. 百奥动物立足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从技术创新出发,百奥赛图建立“BioMice百奥动物”子品牌。百奥动物集创新动物模型研发制备、生产供应和实验服务为一体,拥有2500余个独特基因编辑动物/细胞系模型,覆盖肿瘤,自免,代谢等多个疾病领域,包括重度免疫缺陷B-NDG及系列小鼠、靶点人源化小鼠和全人抗体RenMice三大系列产品,结合优质的药理药效评价服务,以高标准的3大动物中心为支撑,极大的满足了全球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需求。创新的动物模型、高标准的质量管理、多元化的服务平台,助推生物医药创新产业的快速发展。

小鼠肿瘤模型对研究肿瘤生长的生物学过程和抗肿瘤治疗药物的研发非常重要,目前常见的小鼠肿瘤模型有syngenic model, CDX, PDX模型,但不同的小鼠肿瘤模型在应用上及模拟肿瘤真正发生过程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局限性。比如传统移植肿瘤模型(TP)在血管化、生长速率、免疫浸润、炎症、肿瘤代谢、肿瘤源性TGF-β的影响等几个关键肿瘤特征上与人类肿瘤存在着不同。相比之下,自发肿瘤动物模型更为接近人类肿瘤的发生,但它们发展缓慢,生长变化大,很少用于系统性研究。百奥赛图老龄鼠自发疾病模型项目希望通过对老龄鼠进行系统性的研究,建立一套新的、更接近疾病自然发生过程的模型和应用方法,助力新药研发的进程,提高新药研发临床转化率。 表1. 自发肿瘤(SP)和移植肿瘤(TP)模型对比[1]癌症也被定义为一种衰老的疾病,大多数癌症的发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急剧增加。肿瘤进展通常需要生长途径的基因突变以驱使过度增殖表型,以及能够绕过衰老的突变;许多关键因素与细胞老化相关,包括基因组损伤积累增加、端粒磨损、表观遗传改变、蛋白平衡受损和营养感知失调。因此,免疫衰老是致癌的另一个促成因素,对癌症治疗研究至关重要。选择自发肿瘤小鼠模型时,还应当考虑小鼠年龄以更加精确模拟人类的真实肿瘤微环境。癌症发生中的免疫衰老[2]根据国家癌症中心2022年全国癌症报告统计,肺癌居于中国高发癌症之首,其中非小细胞肺癌(NSCLC)约占85%,是主要病理组织类型。目前不可切除NSCLC的一线治疗方案主要为放化疗,晚期NSCLC患者根据表面标志物进行靶向治疗或免疫药物治疗,主要药物有PD-1单抗、TKI抑制剂等。据研究发现,FVB品系老龄鼠自发肺部肿瘤概率高,为提高药物临床转化成功率,我们利用Micro-CT平台对FVB品系老龄鼠进行扫描,并建立了完整的、高通量的小鼠肺癌筛查、诊断和药物药效评价方案。诊断和药效研究策略01.Micro-CT 小动物肿瘤筛查平台Modified Micro-CT小动物CT是临床前药物研究的重要工具,可以纵向提供有价值的疾病进展和治疗信息。可广泛应用于骨骼研究、生物材料研究与开发、肿瘤与心血管疾病机理研究与评价、新药开发等领域。我们建立的Micro-CT高通量筛查平台可以在短时间内实现小型啮齿动物(小鼠或大鼠)体内的结构成像,以及对离体动物组织、生物材料等样品的无损三维检测。高通量扫描模式下,扫描仓可以同时容纳6只小鼠,扫描精度满足后续分析需求,可用于高通量筛选及分析。CT扫描02.FVB老龄鼠自发肺癌Micro-CT诊断(A)横截面; (B)冠状面;(C)矢状面;CT扫描三个截面中最大的直径用于后续药效评价典型图示。03.FVB老龄鼠自发肺癌的病理诊断(A)正常肺部病理切片;(B)肺腺癌,跟文献报道的发病情况一样,表明该模型可以用于模拟非小细胞肺癌。04.FVB老龄鼠自发肺癌小分子药效评价(Preliminary Date)方案设计:单臂试验根据RECIST指南测量药物反应(A) 肿瘤最大直径变化百分比,(B) 肿瘤最大直径定量分析,(C) 体重变化,N=5。(A) 肿瘤最大直径变化百分比,(B) 肿瘤最大直径定量分析,(C) 体重变化,N=4。05.不同品系老龄鼠自发肿瘤模型及其应用领域根据调研发现,不同品系老龄鼠可自发不同的肿瘤类型[3],可应用于癌症(肺癌、肝癌、乳腺癌等)、代谢类疾病(糖尿病、NASH、肾损伤等)、骨质疏松以及神经退行性疾病等等领域。我们开发了一套完整的老龄鼠自发肿瘤模型实验研究流程,以期为衰老相关疾病临床前研究提供技术支持,提高临床转化成功率。老龄鼠的其他应用领域[4]参考资料[1] M.V. Guerin, V. Finisguerra, B.J. Van den Eynde, N. Bercovici, A. Trautmann, Preclinical murine tumor models: a structural and functional perspective, eLife 9 (2020).[2] M. Fane, A.T. Weeraratna, How the ageing microenvironment influences tumour progression, Nature reviews. Cancer 20(2) (2020) 89-106.[3] http://tumor.informatics.jax.org/mtbwi/dynamicGrid.do.[4] Barbé-Tuana, F., Funchal, G., Schmitz, C.R.R. et al. The interplay between immunosenescence and age-related diseases. Semin Immunopathol 42, 545–557 (2020). https://doi.org/10.1007/s00281-020-00806-z.[5] 仪器设备照片来源平生医疗科技。百奥动物立足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从技术创新出发,百奥赛图建立“BioMice百奥动物”子品牌。百奥动物集创新动物模型研发制备、生产供应和实验服务为一体,拥有2500余个独特基因编辑动物/细胞系模型,覆盖肿瘤,自免,代谢等多个疾病领域,包括重度免疫缺陷B-NDG及系列小鼠、靶点人源化小鼠和全人抗体RenMice三大系列产品,结合优质的药理药效评价服务,以高标准的3大动物中心为支撑,极大的满足了全球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需求。创新的动物模型、高标准的质量管理、多元化的服务平台,助推生物医药创新产业的快速发展。

疾病动物模型是研究人类疾病机制、诊断预后标志物发现、药物筛选和评价等的重要支撑条件。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对基因进行修饰,可建立敏感动物品系和与人类疾病相同的疾病模型进行药物筛选和药效研究,这类动物可培育为稳定遗传的品系,且具有特定的病理特征,已经成为药物快速筛选的重要手段。百奥动物建立了丰富的疾病模型资源,为疾病治疗药物评价提供稳定有效的模型资源,并能够基于此为广大合作伙伴提供符合国际水平的药理药效服务。部分模型验证及分析01B-F8 KO miceF8又称AHF,FVIII(coagulation factor VIII),是位于X染色体上编码凝血因子VIII的基因,在外源性和内源性凝血途径中都不可或缺。它作为凝血因子IXa的辅助因子参与凝血过程,同时借助于Ca2 +和膜磷脂,形成复合物以激活X因子,并进行一系列后续的凝血反应。F8基因的缺失导致严重的凝血障碍,形成伴X染色体隐性遗传的A型血友病,F8基因敲除模型无疑是研究凝血因子Ⅶ相关凝血障碍的有力工具。B-F8 KO小鼠模型验证将实验动物随机分组,分别尾静脉注射给予生理盐水或1mg/kg诺其,给药30min后腹主动脉采血检测血凝指标:活化部分凝血活酶时间 APTT。结果显示:F8 KO小鼠APTT值远高于WT小鼠,给予重组人凝血因子VIIa后,APTT恢复至正常值。结果证明:B-F8 KO小鼠可以作为抗凝血药药效验证的有力工具。02B-ob/ob mice瘦素(Leptin)是由肽链构成的肽类激素。主要由脂肪细胞分泌,其表达主要在白色脂肪组织。此外,在心肌、骨骼肌、胎盘、肺、乳腺上皮和胃黏膜等均有表达。在功能上能够有抑制食欲,增加能量消耗,抑制脂肪合成促进其分解。胰岛素可促进瘦素的分泌,反过来瘦素对胰岛素的合成、分泌发挥负反馈调节。ob是瘦素的编码基因,百奥动物利用EGE技术将ob基因2、3号外显子敲除制备的B-ob/ob小鼠,具有肥胖症和高血糖症状,是研究高血糖和肥胖症的有力模型。B-ob/ob小鼠体重及血糖检测纯合B-ob/ob小鼠4周龄后体重和血糖(-/-)均持续高于对照组。B-ob/ob小鼠的抗人GCGR抗体体内药效抗人GCGR抗体药物crotedumab在B-ob/ob小鼠体内的药效。(A)B-ob/ob小鼠的体重变化。(B-C)非空腹血糖和空腹血糖测量。将8-10周龄的雄性B-ob/ob小鼠随机分为2组,每组6-7只。给药组第0天进行给药,第0、3、7天测定非空腹血糖,禁食6小时后测定空腹血糖。(D)Crotedumab可改善葡萄糖耐量。E)血糖含量曲线下面积。小鼠在自由取水的条件下禁食6h,尾尖取血测定空腹血糖(0 min),腹腔注射葡萄糖2 g/kg,在指定时间测定血糖。(F-G)胰高血糖素和胰岛素测量。结果显示,crotedumab在禁食和非禁食状态下均具有降糖作用,同时能够改善B-ob/ob小鼠的葡萄糖耐量。百奥动物可提供多种稳定优质的基因编辑自发疾病动物模型,如肿瘤模型鼠(B-p53 KO 小鼠,B-p53 KO大鼠),高血糖模型鼠(B-ob/ob小鼠),凝血模型鼠(B-F8 KO小鼠,B-F9 KO小鼠)等,提供客户用于相关研究。疾病模型鼠产品列表百奥动物立足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从技术创新出发,百奥赛图建立“BioMice百奥动物”子品牌。百奥动物集创新动物模型研发制备、生产供应和实验服务为一体,拥有2500余个独特基因编辑动物/细胞系模型,覆盖肿瘤,自免,代谢等多个疾病领域,包括重度免疫缺陷B-NDG及系列小鼠、靶点人源化小鼠和全人抗体RenMice三大系列产品,结合优质的药理药效评价服务,以高标准的3大动物中心为支撑,极大的满足了全球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需求。创新的动物模型、高标准的质量管理、多元化的服务平台,助推生物医药创新产业的快速发展。

随着肿瘤领域ADC药物研发越来越活跃,许多新型的药物偶联方式及联用策略相继出现。比如小分子偶联药物(SMDC)、多肽偶联药物(PDC)、抗体免疫刺激偶联药物(ISAC)、抗体片段偶联药物(FDC)、抗体细胞偶联药物(ACC)、病毒样药物偶联物(VDC)等等。ISAC (Immune-stimulating antibody conjugate) 是其中比较成功的药物偶联形式,主要通过三个步骤起作用,抗原识别、Fc介导的APC细胞内吞、APC细胞中TLR受体的激活[1];ISAC与ADC的区别在于:传统ADC由抗体+连接子+毒素三部分构成,而ISAC载荷为先天免疫激动剂或调节剂,与大分子抗体药物偶联后,ISAC既能激活固有免疫,又能介导获得性免疫,实现将“冷肿瘤”变为“热肿瘤”发挥更强的免疫作用。但是风险也相对较高,可能激活全身非特异性免疫反应,严重时发生细胞因子风暴危及生命。来源Bolt Therapeutics[2]TLRs激动剂在当前IO疗法中具有潜在的治疗前景,是免疫治疗领域的研究热点之一,Toll样受体(Toll-like receptors,TLRs)是进化保守的先天免疫分子,同时也是连接先天免疫和适应性免疫的桥梁。人和小鼠共13种TLRs,其中TLR10为人独有,TLR11/12/13为小鼠独有。TLR1/2/4/5/6/11位于细胞膜表面,TLR3/7/8/9/13位于核内体(endosome)中[3]。TLRs胞内下游信号传导激活主要依靠两类转录因子通路:NF-κB和IRFs (interferon-regulatory factors),其信号传导结果主要诱导产生促炎细胞因子;另外还能诱导产生I型干扰素(IFN)。TLR信号通路[4]关于靶向TLRs的药物发现已有几款药物上市,处在临床阶段的TLR7、TLR8和TLR9的研究进展相对较快。靶向TLRs药物与肿瘤疫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等的联合疗法也将成为重要的研究方向。表1. 部分药物研究进展来源科睿唯安去年12月InDex Pharmaceuticals公司宣布cobitolimod(Kappaproct,TLR9激动剂)进入三期临床,用于治疗中度至重度左侧溃疡性结肠炎(UC)患者,是一款首创的first in class新型抗炎药。该药可在大肠局部提供抗炎作用,诱导黏膜愈合,减轻UC的临床症状,临床上表现出了突出的疗效和安全性。cobitolimod作用机制[5]今年3月中国CDE公示了Merck Healthcare KGaA申报的enpatoran(M-5049)获批临床,适应症为系统性红斑狼疮(SLE)。enpatoran是一款潜在“first-in-class”口服TLR 7/8抑制剂,用于治疗皮肤型红斑狼疮和系统性红斑狼疮等适应症,目前海外处于II期临床。来自CDE官网[6]临床进展不太顺利的是去年12月Bolt Therapeutics公司公布的免疫刺激新药BDC-1001的1/2期临床数据,在40例可评估患者中,总缓解率ORR仅为2.5%,疾病控制率DCR为32.5%,受此影响股价暴跌超一半。BDC-1001是由靶向HER2的曲妥珠单抗生物类似物通过连接子与TLR7/8双激动剂偶联,以治疗Her2阳性实体瘤。同病相怜的还有Silverback Therapeutics的SBT6050的l/lb临床中期数据结果也表现欠佳,在14例可评估患者中,ORR仅为7%;SBT6050涉及的抗体也为HER2单抗,偶联TLR8激动剂。来源Bolt Therapeutics[2]BioMice百奥动物自主开发人源化B-hTLR8 mice、B-hTLR9 mice助力临床前药物研究,更多TLRs人源化小鼠陆续发布。B-hTLR8 mice DC细胞中TLR8蛋白表达分析采集野生和纯合B-hTLR8 (H/H)小鼠的脾细胞,用种特异性抗TLR8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由于抗小鼠TLR8抗体与人TLR8的交叉反应,在野生小鼠和纯合B-hTLR8中检测到小鼠TLR8。人TLR8仅能在纯合B-hTLR8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小鼠中检测到。 功能检测采集野生小鼠和TLR8激动剂TLR8-506和GS-9688 (Selgantolimod)刺激的纯合B-hTLR8 (H/H)小鼠脾细胞,用小鼠TNFα、IFNγ和IL12p40进行ELISA检测。与野生型相比,纯合B-hTLR8小鼠的TNFα、IFNγ和IL12p40分泌增加,这是由于B-hTLR8与人TLR8有选择性的高亲和力结合,并且刺激与GS-9688浓度呈剂量依赖性。 脾脏中白细胞亚群分析用流式细胞术分析从雌性C57BL/6和B-hTLR8小鼠(n= 3,6周龄)中分离的脾细胞以评估白细胞亚群。A.具有代表性的FACS图。B. FACS分析结果。纯合B- hTLR8小鼠的T细胞、B细胞、NK细胞、树突状细胞、粒细胞、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的百分比与C57BL/6小鼠相似,表明TLR8人源化不会改变这些细胞类型在脾脏的整体发育、分化或分布。 药效实验靶向TROP2的抗体偶联TLR8小分子激动剂药物抗肿瘤药效。(A)抗人TROP2抗体偶联TLR8小分子激动剂抑制B-hTLR8小鼠MC38肿瘤生长。小鼠结肠癌B-hTROP2 MC38细胞皮下接种到纯合B-hTLR8小鼠(雌性,9周龄,n=8)。小鼠按体重差异分组,分别用不同剂量的抗体偶联药物治疗。(B)治疗期间体重变化。如图A所示,抗人TROP2抗体偶联TLR8激动剂对B-hTLR8小鼠肿瘤生长的控制有效,表明B-hTLR8小鼠模型是临床前体内研究中评估抗体偶联TLR8激动剂的理想模型。B-hTLR9 mice B细胞中TLR9蛋白表达分析采集野生和纯合B-hTLR9(H/H)小鼠的脾细胞,用种特异性抗TLR9抗体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由于抗小鼠TLR9抗体与人TLR9的交叉反应,在野生小鼠和纯合B-hTLR9中检测到小鼠TLR9。人TLR9仅能在纯合B-hTLR9中检测到,而不能在野生小鼠中检测到。 功能检测鼠TLR9选择性寡核苷酸仅在野生型C57BL/6小鼠中激活信号通路并增加IL-6、TNF-α、IFN-γ的表达,而在B-hTLR9小鼠中不激活。人/小鼠交叉反应寡聚物使纯合B-hTLR9小鼠和C57BL/6小鼠IL-6、TNF-α、IFN-γ的表达均能增加。B-hTLR9小鼠为抗体偶联TLR9寡核苷酸的体内评价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临床前模型。表2. TLRs靶点人源化小鼠列表参考资料[1]. Immune-stimulating antibody conjugates elicit robust myeloid activation and durable antitumor immunity[2]. https://www.boltbio.com/publications/[3]. Janeway’s Immunology[4]. The history of Toll-like receptors-redefining innate immunity[5]. https://news.bioon.com/article/6793416.html[6]. https://www.cde.org.cn/main/xxgk/listpage/369ac7cfeb67c6000c33f85e6f374044百奥动物立足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从技术创新出发,百奥赛图建立“BioMice百奥动物”子品牌。百奥动物集创新动物模型研发制备、生产供应和实验服务为一体,拥有2500余个独特基因编辑动物/细胞系模型,覆盖肿瘤,自免,代谢等多个疾病领域,包括重度免疫缺陷B-NDG及系列小鼠、靶点人源化小鼠和全人抗体RenMice三大系列产品,结合优质的药理药效评价服务,以高标准的3大动物中心为支撑,极大的满足了全球科学研究和药物开发需求。创新的动物模型、高标准的质量管理、多元化的服务平台,助推生物医药创新产业的快速发展。

1234 总:38条